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学阿拉伯语 >> 正文

【荷塘】错乱(小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岔口诸多,一不小心就会走错了路。这不,刚一出城就拐错了路口,唉,没办法,又要多跑一大段的冤枉路了。

李森接到了刘翠翠的手机短信,问道:“一定要回家么?”李森看了一眼,马上回了句:“屁话,这事儿不回去解决了,还算个男人了么?!”

李森昨天晚上接到老父亲打来的电话,顿时火冒三丈,决定回一趟家,把家中的麻烦解决掉。

李森气得咬牙切齿,心里骂道:杨九红,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不行的话马上叫你给我滚蛋,休了你,哼!

道路曲曲折折,还坎坷不平,车子走得很慢,李森心里骂道:也不把路修一修,人们一天一天地都在干些什么呢?!

今年的春天来得有点晚,草木还没有发芽,远处的的田野上,干枯的只剩了枝枝丫丫的杈子,一棵棵孤苦伶仃站立的树木,仿佛一杆杆尖利的刺矛,要穿透那本来昏黄又被血红色的阳光浸染的辽阔苍庐的胸膛。

此刻,李老汉独自一个人呆呆地站在村外的高岗土坡上看着这没落的夕阳晚景,心里很有些郁闷。

李家村,是位于冀中平原的一个村落,是个有着七八百户的人家近两千来人口的大村落。这个村落里的人们多年形成了习惯,还不出正月,村子里那些十八岁以上的绝大多数的青壮年男人和一部分青壮年女人们就会跑了出去做营生,打工的打工,做生意的做生意,村子里就只剩下一群老人孩子,再有就是那些家有老幼需要照顾的年轻妇女们,或者是有着残疾行动不便的,以及三两个不着调不靠谱的破懒汉的年轻男人们。

李浩,是剩在村子里的一个年纪轻轻但又没有任何残疾的男人,然而也算不上是不着调不靠谱的破懒汉。他二十三岁,前年从县里的职教中心毕业后,没有考上如愿的学校就回了家。李浩的奶奶跟李浩的父亲李泽栋说,自己年龄大了,身边需要个人来照顾,想把李浩留在家中照顾自己。

李浩的父亲李泽栋本就是个孝顺之人,一向是母亲说啥自己应啥,而且仔细想想,母亲年轻时守了寡,一个人拉扯自己长大不容易,现在岁数有些大了也确实该享享清福了。李泽栋没好意思驳母亲的面子,于是就没让李浩出去找营生,而是让他留在家中,美名曰是照顾母亲。

在家中,与其说是让李浩照顾奶奶,还不如说是奶奶在照顾李浩。李浩的奶奶虽然总说是自己岁数大了,其实只有六十五六岁,还算不上岁数很大的,而且身体硬朗得很,红光满面的,干活儿很麻利。现在的农村里,对于一般家户来讲,本来就没有什么过多的事情可做。那一亩二分地的那点儿活儿,基本上都实现了机械化,再说了,人们压根儿也没指望它能产多少粮食做多大的贡献,犯不上人们为它操心费力的。就是家中一些零零碎碎的杂活,对于勤快的奶奶来说,绰绰有余。

一般当奶奶的都看隔辈儿的孙子孙女们娇气,更何况这李浩打从小就一直跟着奶奶长大,在奶奶心中更是宝贝得不得了。家中的一些事情,宁可自己去做也不愿使唤李浩。这李浩,留在家中,其实屁点的事儿也没有,除了有事没事地去那一亩三分地的庄稼家地里看一看外,平日里也就是个在家里上上网打打游戏,再不就是出去胡乱地闲逛。对于李浩这种状况,奶奶也是是听之任之。

这样一来,这李浩便成了留在这村子里的唯一的一个悠闲的年纪轻轻又没有残疾的男人。他二十多岁的年纪,正是青春勃发性欲亢奋的时候,闲来没事,也就瞎琢磨抖骚情,整天有事没事地往一帮子留在村子里的大姑娘小媳妇儿的群子里钻,滴溜着俩眼珠子瞎踅摸,嗅着个气味寻找“猎物”。

李浩,说来也算是个长相不错的小伙,一米七八的大高个,一副瘦长运动员型的体型,浓眉大眼,有些稚嫩的脸上透着帅气,是典型的那种让女人们有些人见人爱的那种的。再说这帮子留在村子里的大姑娘小媳妇儿们,整天也是个没个大事干,男人不在家,或者家里没有男人,一个人在家中,孤独寂寞外加干渴,虽说表面上装得是一副文文雅雅一副庄重淑女的模样,其实,背地里恨不得找来个公的老狗当个玩物。

李浩一个活生生的大活人,一个活生生的大活男人,自然而然便成了她们欣赏的“宠物”。有些胆子大色心强的,有事没事地跟李浩打个情骂个俏,在李浩面前翘个首弄个姿抛个媚眼儿。更有甚者,还有两三个竟然跟李浩偷偷摸摸地鬼混到了床上。

杨九红就是那些跟李浩鬼混到了床上去的女人中的一个。杨九红,三十一二岁,虽说人过三十,已是一个九岁孩子的母亲,但是在家里面,老公看得娇,不干粗活,自己也保养得好,看上去比个二十六七岁的都年轻。一头齐刷刷的短发,画了淡淡的妆,圆圆的小脸儿上皮肤滑润,细皮嫩肉的,胸部双乳高挺,臀部肥厚高翘,身上穿着时尚,长得也挺俊俏,也是确实很是让男人着迷的那种。

杨九红老公是一个城市里的一家物流的高管,一个月下来挣钱不少,一个人养家足矣。杨九红的老公不愿再让老婆在外面抛头露面了,就让她在家里做个全职太太,在家里照顾些年幼上学的女儿和上了点岁数的父亲。

杨九红的女儿在附近的一所全寄宿式小学里上学,两个礼拜休一次的假,除了放假,其实平时是不需要来照顾的。杨九红的公公六十多岁,单身一个人,自己单过,住在离杨久红家有一段距离的另一处宅院。他身强力壮,自己的再加上杨九红家那些地里的农活儿一个人收拾起来绰绰有余,根本用不上杨九红操心帮忙。这样一来,其实这杨久红也就成了个没了个事儿干的闲人,整天也就是个上上网打个游戏,或者跟着村子里那一帮子闲得无聊的小姑娘老娘儿,站个大街聊个闲天磨个闲牙打个扑克之类的。整天闲着无聊,再加上孤单寂寞,不免就会生出些闲事来。

按说这杨九红李浩两个人是不该搞在一起去的。从婆家那头论来,杨九红跟李浩还是不远的本家,而且还是差着辈分儿,杨九红的老公是李浩一个不远的本家叔叔。如此论起来,杨九红还应该是李浩的小婶儿。

都说女人“三十如狼”,这杨九红又是这狼中的穷凶极恶的“狼”。而这李浩,又是个见了缝儿就不管死活都想入的“苍蝇”。如此这般,两个人搞在一起也就不出奇了。

杨九红的心里发毛,一直忐忑不安,心脏扑通扑通地跳,仿佛要迸裂开来。今天下午公公到家里来,一定是看出了什么端倪,很是不对劲儿。

沉这个脸,眼神儿怪怪的,分明带着一种异样的光。一声不吭,在院子里转来转去地踅摸了大半天,后来又跑到屋子里来转了一圈儿,总像在找什么东西。

公公一出门就给他儿子打电话,大呼小叫地,叫他赶紧回来,离着十里八里都能听得见。

杨久红万分地焦虑,但又无可奈何。从下午公公走后开始,杨九红就觉得浑身软绵绵的,像被剃干了骨头,晚饭没吃,也没做。躺在客厅里的长长的沙发上,一个人上火,嘴里有些发干,不时地拿起保温杯来大口大口地往肚子里灌着水,然后是一趟一趟地往厕所里跑。

上完厕所就躺在床上呆呆地望着天花板上的节能灯,在那儿发愣。此刻,天花板上的节能灯在“滋啦滋啦”响着,发射出惨白色的光,惨白色的光照在了杨九红那惨白色的脸上,使她的脸显得更加惨白了。

杨九红不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是一顿子暴风骤雨式的痛骂?还是一通子的毒打?还是直接地结束她们的关系?还是……说不准,就那狗怂脾气,很难说的。再说了,这种事,哪个有点血性男人会受得了?

都怪角落里的那双破鞋,分明是双男人的鞋,但又不是李老汉儿子的鞋,这点儿李老汉绝对看得出来的,这要是给纠缠起来,就是十六张嘴都是说不清楚!

没办法,不管发生什么事,也只能是个自作自受了,谁让自己做下了这等事,都这时候了,说啥都晚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反正也是个这么回事了,爱咋咋地,杨九红这样想,也只能是这样想了。虽说是如此,还是个忐忑不安,心脏扑通扑通地跳得厉害,快要炸裂一般。于是,杨九红又拿起那大大的保温杯狠狠地喝了一大口水。

这小子,早不知猫到哪里去了,就是个色大胆儿小的家伙,压根就不是个扛事的货,哼!

此刻,火红的太阳重重地砸进了地平线里,一会儿的功夫,就完全地隐了进去,把一片黑色的夜洒给了广袤的大地。

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黑夜,是掩盖罪恶和丑陋最有力的工具,也是那些龌龊的人们进行丑恶勾当的最好时间。

吃过晚饭,李浩打开电脑,想玩会儿连连看的游戏,恰在这时,听见手机的短信铃声响了,上写:“宝贝儿,过来啦,等着你呢,杨九红。”

李浩一看立刻一下子兴奋起来,身上的那代表男人的东西一个劲儿地往上直挺。

李浩跟奶奶打声招呼:“奶奶,我出去一下。”

“别玩太晚,早点回来。”奶奶嘱咐一句。

“知道了,奶奶早点睡,晚了你就别等我了。”

说完,李浩就着急忙慌地往外走。出了家门,顺着弯弯曲曲有坑坑洼洼的街道走,走得匆忙,一不小心绊了个趔趄,李浩暗暗地骂了句:“这帮狗东西,连个路也不修,都不知道整天在干些什么?”

李浩一路擦墙抹黑,来到了杨九红家门前,用手摸摸索索了一会儿,找见了大门中的小门儿,用手轻轻一推,果然没插,“吱咛”的一声开了,轻手轻脚走进去,随后反手再把小门儿反插上。

院子里的大黄叫了起来,那声音有点渗人,让人头皮发炸,李浩赶紧把手中早已准备好的肉灌香肠扔了过去。大黄,雄性,长近一米,高半米,身黄肚白,头部两眼中间一轮白日,颈挂银色金属项圈,上有依次序排九个镀金响铃,腰部金登牛皮宽带环绕,长得凶猛威武,特色突出,很是讨人喜欢,尤其是杨九红的公公喜欢得不得了,视为掌上明珠。

那看家护院的大黄,是杨九红的公公从市场上花了高价钱买来的,原来是公公自己养着的。后来,杨九红的公公见杨九红家里一个妇道人家,怕万一来了窃贼强盗没办法防御,于是,就把那自己视若掌上明珠的大黄给牵了过来,放在这里,给杨九红看家护院。

且说这大黄,也是个吃人东西就嘴短的主儿,一闻见有了这等香喷喷的美味,哪还顾得上什么看家护院的事,早是挣着铁链一个箭步窜了过去,美美地享受起来。

李浩一见,也不怠慢,轻车熟路,一路奔到屋里而来。进到屋子里来,李浩一看,杨九红正穿着睡衣半躺在客厅的长沙发上看着电视,电视放得声音很大,哇啦哇啦地恨不得震破天。

李浩一见杨九红,一副嬉皮笑脸,轻轻地叫一声:“小婶儿,想小侄儿我了?”“狗东西,看你那德行!”杨九红笑着嗔骂了一句。

杨九红起身站立起来,甩一甩还有些湿漉漉的长发,抖一抖那半透明的粉红色的薄纱睡衣。屋子里弥漫了一股淡淡的香水味,沁人肺腑的清香,撩得人神情有些迷乱。再看杨九红那隐藏在半透明的薄纱睡衣里的高耸的乳房和丰厚的肥臀,在粉红色的灯光照射下,依稀看见,朦朦胧胧,给人无数的猜测和遐想,仿佛在进行着激情的挑逗。

李浩早已饥渴难耐,血管喷张,血液上涌,性欲亢奋,下面的那东西直挺挺地挺起了老高,喉咙里咕噜了两声,狠狠地咽两口唾沫,一个箭步蹿上去,急不可耐地就想往杨九红的身上猛扑。

还是杨九红作为一个过来人,久经了沙场,沉得住气,耐得住性子,不像个李浩意见表是个猴急猴急,一见李浩扑了过来,却是一下子用力把他推开,说了句:“急什么?去,先洗澡!”

李浩知道这杨九红有洁癖,不洗了澡是断断不行的,没办法,只好强按了欲火,趿拉上拖鞋,极不情愿地走进了卫生间,打开了卫生间的电热水器,卫生间里传来了李浩洗澡的“哗哗”水声。

......

一阵疯狂的癫狂过后,两个人相拥而抱躺在床上休息。

正在这时,忽然,李浩的手机短信铃声又响了。李浩刚要去拿,早被杨九红给一把抓了过去,打来一看,只见上写:“今晚你还来不?心肝儿,张晓娇。”

杨九红一下子把手机扔出去老远,骂了声:“狗东西,还挺忙,滚!”

李森回家去了,刘翠翠觉得好像失去了生活的快乐与激情,一个人心中空落落的,显得百无聊赖,很是寂寞孤独。

刘翠翠是一名湖南湘西妹子,湖南湘西山清水秀,是孕育美女的宝地,湘西女孩娇小玲珑,她们的美是自然朴实的。刘翠翠,二十五岁,个子不高,但是长得小巧玲珑,透着精神,更是透着俊秀。一头飘逸的长发,瘦长的瓜子脸,皮肤白嫩透红,一道浅浅的弯眉,下面一双水灵灵的眼睛,不大不小正适中的鼻子,下面一道小口,厚厚的嘴唇,细细的身材,很是苗条,标准的“S”型,胸部隆起。

刘翠翠不用化妆,俨然就是一个玲珑美人。她来自于湘西一个破困落后的小山村,三年前,在她和丈夫结婚不久,为了生活,便来到这物流公司应聘当了名资料员的。

刘翠翠来到公司,认识了李森,李森是她的部门主管。李森,三十二岁,一米七八的个子,高大魁梧,平时废话不多,成熟稳重,但是精明干练,有着一种典型的北方男人的特点,也是一看就属于那些青春激情浪漫少女最爱崇拜型的男人的那种。

癫痫病有什么治疗方式
白银哪家癫痫病医院口碑好
癫痫病会对智力有影响吗

友情链接:

质疑问难网 | 宝宝毛衣绣花 | 童眼下载 | 安踏球鞋 | 开通两城一家短信 | 水利部地址 | 储存卡不能格式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