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童眼下载 >> 正文

【看点】吴昕做村长(小说)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先锋村不大,只有六十户人家,二百多口人。以前却是以“庙小神仙多,家家钉子户”而出名,最难管理的一个村庄,每届村长上任绝不会超过一年,都会在被镇领导屡次批评,村民多次上访的压力下主动辞职。上面也曾从外乡调来过好几个人来任村长,但远处的和尚也未必都会念经。强龙压不过地头蛇,这几个人半年不到就先行撤退了。

吴昕是先锋村的上门女婿,靠养鸡供出了一儿一女两个大学生。两个孩子在城里都有了自己的工作,建立起幸福的小家庭,一致决定不再让吴昕种地养鸡,要接他们两口子进城享福。吴昕头摇得像拨浪鼓:“这不种地养鸡可以,绝不会进城去享福。想让给你们看孩子,让你妈去,我不会离开家。”

两个孩子反问:“这家里没人了,你自己还在家里过个什么劲?”

“一辈子没做过领导,想去竞选村长。看看自己有没有领导才能,否则到死不甘心。”

“吃了胡萝卜馅子闲操心!”老伴低低地嘟囔了一句。儿子、媳妇、闺女、女婿也都来劝吴昕,现在这年头,都知道村长是个下力不讨好的官衔,做什么不比做村长强?实在闲不住在城里为您找个轻来轻去的活。”

千锤打锣,一锤定音。一家人好话说了好几车,嘴皮磨破了也不管用,吴昕就是打定了主意不进城。老伴无可奈何地说:“你这人真是越活越糊涂,看来不碰碰钉子、吃吃苦头是不死心的。孩子们,你爸他到了更年期,心理不正常,别和他浪费时间了,让他自己在家折腾吧。”

儿子、闺女、媳妇都不说话了,女婿打圆场说:“既然爸有自己的想法,就让他去做做自己愿意做的事吧。不过爸爸你做事心里要有分寸,咱们不图名不图利,只图心里痛快,您老人家要做到进退自如,别像以前那些村长一样弄得里外不是人,反而惹一肚子气。”

吴昕点点头说:“你们尽管放心,我早打算好了。”

并没费什么周折,吴昕就称心如意地当上了村长。

吴昕在第一次的全村村民大会上发言,说:“我吴昕做村长没有私心杂念,因为在作为自己第二个故乡的这个村子里,老少爷们们对我一直高抬轻放,没拿我当过外人。现在儿女都成了家,上面也没有老人牵挂,算是完成了任务,所以想趁着身子骨还结实,为老少爷们做点事。”

吴昕上任的第一件事,是把村里的零碎土地都归成大块分下去,这样人们种起来省时省力,方便多了。接着吴昕发动村民在每片地的地头都修上沟渠,每个机井都按了电机,防备河里没水时抗旱。吴昕作出的这两件事正符合先锋村村民心意,解放了劳动力。一些对出门打工的跃跃欲试的青壮年没了后顾之忧。现在农村都实行了机械化,只要浇地这一大问题得到解决,其他的不成问题,家里有个妇女老人,照顾几亩地就绰绰有余。

吴昕又和妇女主任商量,在自己给儿子准备、一直没派上用场的院子里办了个假发店,让妇女们在农闲时制作假发挣钱。并且在乡镇村支书大会上告诉各村的村支书回去动员村民,有想在业余时间挣钱的妇女,都可以去先锋村学习,假发可以拿回家去加工,不耽误做家务和接送孩子上学。

这人不能一味地钻到钱眼里不考虑精神生活。吴昕在村委会的大院子里安上音响,放上凳子,让有兴趣的村民吃过晚饭来唱歌跳舞,并且把村干部们搜集来的书籍报纸整理出来让村民自由阅读,也可以拿回家去看,但要打借条,保证看完后完整无缺地归还。并发动家里有书的村民奉献出了来大家共同欣赏。

这几个措施一推行,吴昕在四里八乡出了名,都说他为父老乡亲办了几件实际事。全乡最棘手的滥滩村来到吴昕这里成了文明先进村,人们各尽所能,填补了精神空虚又得到了经济效益,家家户户尊老爱幼,安居乐业。

一切步入正轨后,吴昕又让因为合并学校空出来的校园派上了用场。里面放上了健身器材、棋盘桌、打牌桌、锣鼓等声乐器材,饮水机、沙发、临时休息床基本的日常生活用品应有尽有,在大门上挂上了“老年之家”的牌子。

吴昕为这件事又专门召开了一次全体村民大会,吴昕在大会上含着热泪说:

“父老乡亲们!我吴昕是个没福的人,早早地没了爹娘,岳父岳母也不长寿。没能在爹娘和岳父岳母的有生之年让他们多过几天幸福、舒心的日子,一直是我的一块心病,也是我不去城里和孩子们一起生活的原因。我要尽我的最大努力让村里的老人们度过有意义的晚年。这个老年之家不但供我们村的老人活动,还接受邻村的老人们,我打算发动我老家的老人们也来。当然,乡亲们的亲戚中有愿意来的老人都欢迎。以后我就把这里当成家,把家里的锅碗瓢盆奉献出来,有愿意在这里吃饭的老人,我是免费厨师。至于饭菜不成问题,我们村五天一大集,三天一小集,谁想吃什么谁掏钱去买。但我主张只有馒头一类的面食去买,在学校后面我家的地里拿出半亩来种不打农药的环保菜,由老人们亲自动手去种。大家没有不同的意见吧?”

这样的好事谁还能有意见?老年村民首先鼓掌欢迎。

吴昕接着说:“村里有想吃环保菜的村民,也可以来这里拿菜,我们不会收钱,但需要这些人一星期内抽出一天的时间来参加义务劳动。”

老人心有所依,村民皆大欢喜。

先锋村老年之家开门大吉!

老年之家像城里的工作单位一样按时上下班,只是这个时间不按钟表上的时间,随着天上的太阳转,日出开门,日落关门。一个叫尤意的老人,孩子们在外地工作,早上起得早,每天都是第一名,天一亮就在门前等着,进门就抄起二胡拉。吴昕给他一把钥匙,封他为老人之家的家长。

尤意是个能人,小时家里条件好上过几年学,年轻时村里组织文艺节目他是骨干分子,吹拉弹唱样样在手。现在六十多岁,身体很健壮,长得慈眉善目,性格开朗直爽。刚把孩子们拉扯成人后老伴就去世了。孩子们让他去城里生活,好话说了千百遍,尤意就是不同意,说故土难离,自己一辈子没离开过生养自己的这片土地。只要能给自己做口饭吃,照理得了自己,谁也别想让他挪窝。至于生活不能自理后——随孩子们的愿,愿意怎么折腾疼就怎么折腾,随便弄到哪里去伺候也行,就是把自己扔在家里不管不问也无有怨言。恭敬不如从命,孩子们为他买了智能手机,并教会他使用微信,隔三差五用视频聊聊天,半月二十天拿着礼物回来看看他,就再去忙自己的去。自从孩子们商量好把他的二亩地承包出去后,尤意彻底没了事干。不过他自己会找乐呵。让儿子在城里买来一把二胡,集市上买来两个鸟笼,每天吃过饭大门一关,不是遛鸟就是找个树荫处拉二胡,倒也过得悠哉乐哉。

老年之家办起来后,尤意更是有了用武之地。和同龄人下棋、打牌、喝茶聊天,教别人拉二胡、唱京戏,组织老人跳舞演节目,每天都忙得不亦乐乎,成为吴昕的最佳助手。

先锋村很快在全县出了名,各镇领导都来参观学经验,也引起了县领导的重视。镇党委决定把吴昕调到镇上的老年文化宫上班,负责对全镇老年精神生活的规划,培训各村推选出来的老年之家负责人,同时仍然兼职先锋村的村长。

吴昕在村子里的时间少了,但他把村里的工作安排的井然有序。村委会主任和妇女主任负责假发加工事宜,几个因家里承包了外出务工人的土地和正在干养殖不能出外打工的青壮年负责抗旱灌溉工作。当然这些工作都是有报酬的,假发制作的有适当提成,抗旱灌溉也需要每亩地拿出一定的劳务费。

老年之家交给了尤意管理。

吴昕在时,学校后面的那半亩菜地由吴昕经营,身体好的老年人都自动帮忙。浇水从学校的水管里引过去,不冷不热的时间里拔拔草、松松土,捉捉上面的害虫。如果菜吃不了,吴昕也会和几个老人到集市上去卖,卖出的钱买来水果、瓜子、茶叶大家一起分享。

尤意虽然开朗直爽,但想到自己和别人一样只是来老年之家娱乐的成员之一,也不好对别人发号施令,就自己去管理菜园。这菜园虽然不大,但要一个人去管却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加上尤意心气高,不愿让人看出和吴昕在时有区别,就把自己一天到晚都拴在了菜地里,连二胡也没时间拉了。有人就劝他:“老尤,咱们又不指着这块菜地吃饭,你那么辛苦干嘛?来老年之家是散心享受的,何必那么当真?”

说实话尤意见别人都在院子里、房间里散心玩乐,自己一个在菜园“汗滴禾下土”心里也不是滋味。但吴昕走时自己在大伙面前说下了大话,说一定要把老年之家红红火火地维持下去,绝不会让这个大家庭比吴昕在时有任何逊色。并且就大包大揽了这块菜园,现在骑虎难下,只有硬撑下去。

好在老年之家院子里面并没多少变化。老人们顺着以前约定俗成的规律娱乐后自觉打扫卫生,娱乐用品也保持着清洁和井然有序。

老年之家来了个新成员,邻村五十八岁的张金花。金花两个女儿出嫁后在家闲得无聊,有时就随着别人来先锋村的老年之家转转,听说还是尤意的一个远房亲戚,见了尤意亲热地喊大哥。

金花来了后天气转凉,到了入秋时分。她连着在老年之家吃了三顿中午饭,水饺,馄饨,手擀面。这水饺、馄饨、手擀面都是金花亲手做的,当然不是她一个人吃,只要愿意留下来的都有份,不过想吃的都要过来搭把手。

吴昕走后还没人为老人们改善过生活,因此大家都像过节一样吃得兴高采烈。尤意做饭时因为在菜地里忙没能搭上手,金花笑嘻嘻地招呼他:“尤大哥,大家都说村长走后你为老年之家付出的最多,你应该多吃才是。这个老年之家不是你一个人的,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当然只有福没有难,只是多了个到菜地里锻炼身体的机会,以后我就和哥哥姐姐们轮流去菜地里和你一起干活。”

尤意心里涌起一股热浪,脸微微发红,哈哈干笑了两声没说话。

金花说到做到,甜哥哥蜜姐姐地哄着身体硬朗的老人去菜地里帮忙,尤意又有了下棋、拉二胡的时间。金花主动组织老人们跳广场舞,排练地方戏,老年之家又走上常规。

寒风习习,雪花飘舞。恍惚间秋去冬来,天气变冷。但只要天气正常,路上没了积雪,来老年之家的人并不比以前少。先锋村家里有老人的人家在尤意的倡导下每人集资五十块钱,在室内安上了空调。打牌、下棋等很多活动从院子里转到屋内。

这天老年之家的大门刚打开,就进来一个穿着入时的五十多岁的男人。男人中等个子,消瘦苍白的脸颊,戴一副近视镜,看上去很斯文。他一进门就主动热情地握住了尤意的手。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您老人家一定是先锋村老年之家现在的当家人尤大爷。我叫吴芝,以前在胡庄小学上班,因为学校合并去了乡政府工作。要按年龄和相貌来说,我可以称您为大哥的,但深知您老人家德高望重,不敢以平辈来称呼。久闻贵村老年之家大名,早想来拜访,由于工作忙没时间。今天有空,一来见见大名鼎鼎的尤大爷,二来参观一下咱们的老年之家。”

尤意嘴里说着客气话让吴芝坐下,并用纸杯为吴芝在饮水机里倒了一杯水。

吴芝隔着镜片四处打量了一下说:“尤大爷,咱们这老年之家真是名不虚传,一进门就有种回家的温馨感觉。不瞒您说,我吴芝虽然活了大半辈子在事业上没多大建树,却是一个十足的大孝子。我父亲身体不大好,现在我为了照顾父亲提前内退。但我是闲不住的脾气,一个大男人,伺候完父亲就闲坐着觉得浪费了时间,所以经过慎重地考虑,决定带着父亲来老年之家上班。一来对父亲的精神生活有好处,二来也为大爷大娘们奉献点微薄之力。不知尤大爷是否能接纳我们父子?”

尤意点上一颗纸烟,轻轻地吐出一口烟雾后回答:“首先声明,在老年之家上班都是义务劳动,没有工资之说。”

“哈哈!大爷,你也太小看我了吧?我来这里绝对是无私奉献,不为名利而来。只要您老人家能赏我爷俩一个立足之地就行。在哪里也是伺候老人,只是想让我父亲有生之年过得快乐一点,享受一下集体的温暖。也让我在向老人之家里的大爷大娘传播爱的过程中体现出自己应有的价值。”

尤意笑着点点头说:“难得你有这份孝心,这样的话我代表老年之家的全体成员欢迎你。只是你家里还有什么人?他们依靠什么生活?”

“这一点大爷尽管放心。在我们家只要我爷俩吃饱全家人不饿。我娘早早地离开了人世,我父亲为了我不受后娘的气没再成家,所以我也为了能一心一意地回报父亲没找对象。”

尤意皱了一下眉,脸上显出一丝狐疑的表情:“要说你父亲为了你不再成家很正常,你为了父亲不找对象就让人不理解了,这件事首先你父亲不会同意,也不符合道德伦理。”

吴芝也收起了笑容,叹了一口气说:“不怪大爷您不理解,很多人都不支持我这样做。但我有自己做人的准则,我父亲给了我生命,一心一意地对待我,我就一心一地对待我的父亲。大爷如果不相信我的话,就理解做我年轻时因为家里穷没娶上媳妇。反正这个世界上现在和我有血缘关系的就我父亲一个人。我目前要做的就是陪我父亲安度晚年。”

重庆哪个癫痫病医院较好
北京市哪些医院能够治疗癫痫
癫痫病能够治好吗

友情链接:

质疑问难网 | 宝宝毛衣绣花 | 童眼下载 | 安踏球鞋 | 开通两城一家短信 | 水利部地址 | 储存卡不能格式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