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街霸街机版 >> 正文

【八一】“疫”夜行(小说)

日期:2022-4-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妈,您别送了,我们会注意安全的。”

春夜幽凉,昏暗的街道上有星月折射的光痕,摇曳的路灯灯光给小城添了几分柔媚。此时,儿子小强一手牵着妻子小娜的手,一手拉着行李箱匆匆走出小区。就在快到汽车车门前时,儿媳小娜转身给了兰娟一个深情的拥抱。兰娟心里瞬间涌起一股暖流,一时竟没有崩住,竟被小娜暖出了热泪。当兰娟回过味时,儿子和媳妇的车已经消失在夜幕之中了。

 今天是周六,忙碌一周的小强和小娜终于回来了。虽然春节时他们已经领了结婚证,但由于他们俩一个从事铁路运输工作,一个在天然气公司上班,两个单位都在远离市区的岐山上。平时就聚少离多,再加上春节服务行业又比较忙,他们的婚房布置就被暂且搁置了。今天是春节后俩人头一次一起休周末,于是,就相约一起回市里购买布置婚房的物品。

小强他们到家已是午后。下高速时,看到卡口全副武装的防疫人员以及待命的警车,他们就感觉到了主城区疫情的严重。街上不时传来救护车刺耳的鸣笛声,除了戴红袖标的防控人员,街上的行人都戴着口罩也都行色匆匆。老远就听到小区门口大喇叭播放着各级政府的防控措施,当走到小区时还被防疫人员挡在了门口。出示了行程码健康码,测量了体温,一番盘问后才顺利地进到了小区。

到家后,为了不给社会添乱,小两口一进门就将取消购物的计划告诉了母亲兰娟,说下午好好陪她聊天。说实话退休在家的兰娟平时挺无聊的,闲暇时喜欢吟诗作画打发时间,今天看孩子们如此说,心里甚是高兴。于是,下午她决定放下一切,认真地听孩子们给她讲外面有趣的事情。闲聊中夜幕降临。于是,兰娟准备起身给孩子们做饭,突然不知谁的手机“嘟嘟...嘟嘟...”响了几下,她和儿子不约而同地都顺着声音寻了过去。

“谁的手机在响啊!”

这时儿媳小娜也回头看了一下,发现是自己手机屏幕上弹出一条消息。“通知,鉴于宝鸡疫情形势严重,为确保辖区天然气供应运行正常,所有休班人员即刻返回单位。实行防疫期间集中管控。”看着这条信息,小娜慌了,赶紧起身跑到厨房告诉兰娟:“妈呀,我不能在家吃饭了,单位通知要求我们必连夜返回单位,不得有误。”

看着门口焦虑不安的小娜,兰娟赶紧劝慰到:“孩子别急,等吃完饭再走吧。”

小娜说:“妈啊。我不吃了,我得赶紧回蔡家坡,否则再晚就没有回去的车了。”

说话间,兰娟已经走出厨房,望了望昏暗的窗外,回头对小娜说:“你等等,我叫小强送你走。”

说着她就冲客厅方向喊道:“小强,赶紧穿衣服送小娜回蔡家坡,她一个人走我不放心。”

未等兰娟话音落地,就看见儿子边走边穿衣服,手里还拿着车钥匙已经出了卧室,正往客厅走来。

看见小强出来,小娜赶紧挡住了他的去路,并心疼地说:“妈啊。别让小强送我了吧,他中午才下夜班回来,再开车送我来回跑就太辛苦了。不如我联系一下单位别的同事一起走,让他在家好好休息吧。”看着贤惠懂事的儿媳,兰娟不知说什么好了,再三劝慰小娜说等吃完饭再走吧!

正当兰娟去厨房做饭的时候,小强的手机“叮铃...叮铃...”也响了。小强赶忙从衣服兜里掏出手机,只听电话那头瓮声瓮气的说:“由于宝鸡疫情严重,为确保铁路运输安全正点,现通知所有在家休班人员务必要在22:30赶回岐山车站报到,实行集中管控管理。”

突如其来的通知,把正在做饭的兰娟给难住了。下午儿子下班回来时,她见小强工作服弄得很脏,趁他没注意悄悄地帮他洗了,现在还湿漉漉地挂在阳台上。这可咋办啊!难不成让孩子穿湿衣服走吗?

小强见兰娟犯愁,赶紧跑过来说:“老妈不要紧,你把湿衣服给我装进塑料袋里,我拿到单位晾晒吧。”

兰娟一听也是,连忙放下手中的锅铲,把手在围裙上蹭了蹭,走向阳台将湿漉漉的衣服从衣架上取了下来,然后又跑到储藏间拿出行李箱。不一会功夫,她就将小强所需换洗衣物以及洗漱用品全部整理好装进了行李箱。推出行李箱时,她心里空落落地,好像把什么给遗忘了,又赶紧翻箱倒柜把家里存放的两盒N95口罩拿了出来。嘴里不停地叮嘱让二人做好防护,当兰娟再次把行李箱递给孩子们时,两个孩子许是怕她难过,打趣地说:“老妈你这是给我们搬家啊。”

兰娟没有接话。作为老铁路她心里很清楚,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不管她再怎么担心和不舍,孩子们都必须服从命令回单位。

“妈,我们走了。”

听到孩子们告别声,兰娟急忙捧出两个热气腾腾的馒头跑出厨房,拉着孩子们的手一人手里塞了个馒头,然后又赶紧端出下午刚卤好的肉臊子给他们夹进去。孩子们拗不过兰娟,只好站在客厅草草地吃了个馍,水都没来及喝一口,就匆匆地下楼了。

兰娟失落地跌坐在沙发上,手却无意间碰到了儿子手机充电器。一想到小强没有充电器就无法跟自己联系,她顾不上外面寒冷,连忙披了件外衣追了出去。

兰娟还没到小区大门口,远远地就听到有人大声嚷嚷,像是在吵架。

“都什么时候了,宝鸡疫情如此严重,你们这些人就不能好好待在家里,为国家做点贡献吗?”

兰娟心里一惊,忐忑中加紧步伐赶到小区大门口。此时,小区门口站满了穿防护服的物业,正在盘问进进出出的业主,并不断地提醒大家扫码佩戴好口罩,否则不让进出小区。其中有位阿姨比较“执着”,一直嚷嚷:“我没戴口罩,我又没病,不会传染的,不会传染的。”

“阿姨,宝鸡现在疫情这么严重,您不戴口罩,是不是很容易被别人传染啊!您想想是不是?”一向不爱管闲事的儿子正在劝导着。

看到儿子在帮物业疏导,其他业主纷纷都掏出了手机,提前打开了健康码和行程码,并按顺序测量体温。此时那个未戴口罩的女士看自己有些“寡不敌众”,略带哭腔说“那我不出去了,我不出去了……”扭头灰溜溜地离开了。此时此刻,看着拉着行李箱即将走出小区大门的孩子们,兰娟心里竞有一种莫名的自豪感涌上心头。

三年了,小强在这场没有硝烟疫情阻击战中变得成熟了。身为铁路人,他知道自己承担着特殊的“逆行任务”。从武汉疫情开始到西安疫情突发,他都一直走在最前线,从未停步、退却过。熬过了无数个日夜,他坚守在人流密集的车站,战斗在防控抗疫的重点部位。他每日手持测温仪,站在进出站口,逐一对旅客进行体温测试,还要热情耐心为旅客答疑解惑,宣讲防控知识,为旅客提供细致周到的服务。发现疑似发热旅客,立即给予安抚,按照流程做好防护消毒和旅客信息登记,移交当地卫生部门留观室复检确认。工作中,他为了给旅客创造卫生整洁的环境,要定时对候车室、售票厅、进出站口、座椅、电梯、列车扶手等接触频繁的部位进行全面消毒。忙碌一整天下来,脚上磨出了血泡,嗓子也嘶哑了,但看到无数旅客的温暖归途和平安健康,目送他们平安出站,迎接幸福的团圆时刻,他会感到无比自豪。

人常说,灾难面前最容易看到人性的善良。“铁路人”虽然没有惊天动地的豪言壮语,也没有干出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可是,他们为旅客昼夜奋战熬红了双眼,用并不伟岸身躯诠释了“铁路人”一人危险护万人的社会责任感。

小巷中,路灯下,兰娟看到了远处搭起的隔离帐篷,那好似早春第一支怒放的迎春。每扇门楣前的红马甲,就像拂过这个小城的一缕缕春风。孩子们远去的背影,如同在春日里摇曳的一片绿叶。

癫痫患者能不能跳高
去哪个医院治疗孩子癫病好
成人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友情链接:

质疑问难网 | 宝宝毛衣绣花 | 童眼下载 | 安踏球鞋 | 开通两城一家短信 | 水利部地址 | 储存卡不能格式化